周亮透露,坚决拥护对赖小民的查处,银保监会在全系统也召开了警示大会。“赖小民不仅仅对华融公司造成了重大损失,更重要的是带坏了整个班子队伍,污染了政治生态。”发生了赖小民案件后,我们果断调整了华融的领导班子。目前,华融的风险可控,从股价有所恢复上也可以看出这点。赵子牛

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风险持续收敛。坚持分类施策,紧紧抓住同业交易、理财资管和表外业务等重点领域,坚持将违法违规、层层嵌套、透明度低、风险隐蔽的产品作为整治重点。两年来这类高风险资产规模共缩减约12万亿元。通道类信托业务和其他资管产品也出现净减少。与此同时,坚持“堵旁门、开正门”,不搞“一刀切”和“急刹车”。对一部分有较好风险约束基础的金融中介业务,推动其实现审慎合规经营。过去两年,信托业务中,直接投向工商企业的资金增长30.75%。委托贷款中,以非金融机构为委托人、无缝对接实体经济的资金保持正常增长。2017年以来,针对银信合作、委托贷款、理财业务等领域,出台一系列规章或规范性文件,例如,出台委托贷款管理办法、理财业务管理办法以及银信类业务监管规则等,从根本上巩固治标成果。